金冠棋牌娱乐下载官网_金冠棋牌官方下载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萧家老大
萧家老大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1,439,378
  • 关注人气:13,945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春秋传奇:主将无能管束部属,部下骄纵各行其是

(2021-08-13 07:45:00)
金冠电子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春秋

分类: 随感杂谈一

春秋传奇:主将无能管束部属,部下骄纵各行其是

春秋传奇:主将无能管束部属,部下骄纵各行其是

  且说郑襄公探知晋兵众盛,恐一旦战胜,将讨郑从楚之罪,于是集群臣计议。大夫皇戍进言:“臣请为君主出使晋军,劝之战楚。晋胜则从晋,楚胜则从楚,择强而事,有何患焉?”

  郑襄公赞同其谋,遂派皇戍往晋军中,致郑伯之命道:“寡君待上国之救,如望时雨。以社稷之将危,偷安于楚,聊以救亡,非敢背晋也。楚师胜郑而骄,且久出疲敝,晋若击之,敝邑愿为后继。”

  先谷道:“败楚服郑,在此一举。”

  栾书道:“郑人反覆,其言未可信也。”

  赵同、赵括道:“属国助战,此机不可失。彘子之言是也。”

  遂不理荀林父之命,同先谷竟与皇戍定战楚之约。谁知郑襄公又别遣使往楚军中,亦劝楚王与晋交战,是两边挑斗,是坐观成败的意思。孙叔敖考虑晋兵之盛,言于楚庄王道:“晋人无决战之意,不如请和。请而不获,然后交兵,则曲在晋矣。”

  楚庄王以为然。派蔡鸠居往晋军请罢战修和。荀林父喜道:“此两国之福也!”

  先谷对蔡鸠居骂道:“汝夺我属国,又以和局缓我,便是我元帅肯和,我先谷决不肯。务要杀得你片甲不回,方见我先谷手段!快去报与楚君,教他早早逃走,饶他性命!”

  蔡鸠居被骂了一场,抱头而窜。将出营门时,又遇赵同、赵括兄弟,以剑指之道:“汝若再来,先教你吃我一剑!”

  蔡鸠居出了晋营,又遇晋将赵旃,弯弓向之,说道:“你是我箭头之肉,少不得早晚擒到!烦你传话,只教你蛮王仔细!”

  蔡鸠居回转本寨,奏知楚庄王。庄王大怒,问众将:“谁人敢去挑战?”

  大将乐伯应声而出道:“臣愿往!”

  乐伯乘单车,许伯为车御,摄叔为车右。许伯驱车如风,径逼晋垒。乐伯故意代御执辔,命许伯下车饰马正鞍,以示闲暇。有游兵十余人过之,乐伯不慌不忙,一箭发去,射倒一人;摄叔跳下车,又只手生擒一人,飞身上车。余兵发声喊都逃走了。许伯仍为御,望本营而驰。晋军知楚将挑战杀人,分为三路追赶而来。鲍癸居中,左有逢宁,右有逢盖。乐伯大喝道:“吾左射马,右射人,射错了,就算我输!”

  于是将雕弓挽满,左一箭,右一箭,忙忙射去,有分有寸,不差一些。左边连射倒三四匹马,马倒,车遂不能行动。右边逢盖面门亦中一箭,军士被箭伤者甚多,左右二路追兵,俱不能前进。只有鲍癸紧紧随后,看看赶着。乐伯只存下一箭了。搭上弓靶,欲射鲍癸,想道:“我这箭若不中,必遭来将之手。”

  正转念间,车驰马骤之际,赶出一头麋来,在乐伯面前经过。乐伯心下转变,一箭望麋射去,刚刚的直贯麋心。于是命摄叔下车,取麋,以献鲍癸道:“愿充从者之膳。”

  鲍癸见乐伯矢无虚发,心中正在惊惧,因其献麋,假意叹道:“楚将有礼,我不可犯也!”麾左右回车,乐伯徐行而返。

  晋将魏锜知鲍癸放走了乐伯,心中大怒道:“楚来挑战,晋国独无一人敢出军前,恐被楚人所笑也。小将亦愿以单车,探楚之强弱。”

  赵旃道:“小将愿同魏将军走遭。”

  荀林父道:“楚来求和,然后挑战。子若至楚军,也将和议开谈方是答礼。”

  魏锜答道:“小将便去请和。”

  赵旃先送魏锜登车,然后对魏锜说:“将军报蔡鸠居之使,我报乐伯,各任其事可也。”

  上军元帅士会,闻赵、魏二将讨差往楚,慌忙来见荀林父,欲止其行。等到了中军,二将已去矣。士会私下对荀林父说:“魏锜、赵旃,自恃先世之功,不得重用,每怀怨望之心。况血气方刚,不知进退,此行必触楚怒。倘若楚兵猝然袭我,何以御之?”

  当时副将卻克亦来言:“楚意难测,不可不备。”

  先谷大叫:“旦晚厮杀,有何可备!”

  荀林父不能决。士会退下,谓卻克道:“荀伯木偶耳!我等宜自为计。”

  于是,士会派卻克约会上军大夫巩朔、韩穿,各率本部兵,分作三处,伏于敖山之前。中军大夫赵婴齐,亦虑晋师之败,预遣人具舟于黄河之口。

  再说魏锜一心忌荀林父为将,欲败其名,在荀林父面前只说是请和,到楚军中,竟自请战而还。楚将潘党知蔡鸠居出使晋营,受了晋将辱骂,今日魏锜到此,正好报仇。忙趋入中军,魏锜已经自出营去了,于是策马追之。魏锜行及大泽,见追将甚紧,方欲对敌,忽见泽中有麋六头,因想起楚将战麋之事,弯起弓来,也射倒一麋,使御者献于潘党道:“前承乐将军赐鲜,敬以相报。”

潘党笑道:“彼欲我描旧样耳!我若追之,显得我楚人无礼。”亦命御者回车而返。

魏锜还营假说:“楚王不准讲和,定要交锋,决一胜负。”

  荀林父问:“赵旃何在?”

  魏锜道:“我先行,彼在后,未曾相遇。”

  荀林父道:“楚既不准和,赵将军必然吃亏。”

  于是派荀罂率钝车二十乘,步卒千五百人,往迎赵旃。

却说赵旃夜至楚军,布席于军门之外,车中取酒,坐而饮之。命随从二十余人,效楚语,四下巡绰,得其军号,混入营中。有兵士觉其伪,盘诘之;其人拔刀伤兵士。营中乱嚷起来,举火搜贼,被获一十余人。其余逃出,见赵旃尚安坐席上,扶之起,登车,觅御人,已没于楚军矣。天色渐明;赵旃亲自执辔鞭马,马饿不能驰。

楚庄王闻营中有贼遁去,自驾戎格,引兵追赶,其行甚速。赵旃恐为所及,弃其车,奔入万松林内,为楚将屈荡所见,亦下车逐之。赵旃将甲裳挂于小小松树之上,轻身走脱。屈荡取甲裳并车马,以献庄王。方欲回辕,望见单车风驰而至,视之,乃潘党也。潘党指北向车尘,谓楚庄王曰:“晋师大至矣!”

  这车尘却是荀林父遣佹车,迎接赵旃的。潘党远远望见,误认以为大军,未免轻事重报,吓得楚庄王面如土色。忽听得南方鼓角喧天为首一员大臣,领著一队车马飞到。这员大臣是谁?乃是令尹孙叔敖。庄王心下稍安,问:“相国何以知晋军之至,而来救寡人?”

  孙叔敖回答:“臣不知也。但恐君王轻进,误入晋军,臣先来救驾,随后三军俱至矣。”

  楚庄王北向再看时,见尘头不高,曰:“非大军也。”

(本篇完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电子游戏网址 金冠棋牌娱乐下载官网,金冠棋牌官方下载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